欢迎访问山东农业大学校报 - 山东农大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169期(总第1169期) 2015年4月17日   本期八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要闻 | 第02版:新闻 | 第03版:校园生活 | 第04版:新闻 | 第05版:新闻 | 第06版:综合 
     语音播报

敬业乐学 诲人不倦——记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王汉锋老师



作者:王静 徐振珍

  寒假前一天晚上的5S-313教室——教学楼内唯一一个还在上课的教室。讲台上的人,身体侧倾,不时地踮起脚尖在黑板上圈圈点点。昂首迎面扑下的白色粉笔末洒落一身,他毅然用有力的笔触板写重点。教室里不时响起座椅和门面的“吱呀”声,提前购票回家的学生间隔地离开了教室,而他缓缓地转过身,脸上满是和蔼地与认真听课的学生进行互动交流,他那犀利的目光中满是传输思想的深邃和传授知识的希望。铃声响起,整堂课下来,如行云流水般轻松明快。而他,在学生欢呼雀跃地离开教室后,一步一颠地行走在黑漆漆的楼道里。
  他,就是信息学院的王汉锋老师。


  “一定要用心去教学”


  2003年7月,王汉锋毕业后来到农大参加工作,先后担任几个学院高等数学A、B、C,以及线性代数、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课程的公共课老师,同时也在信息学院开设专业选修课。十多年来,王汉锋老师一直在平凡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王汉锋老师这学期主要给资环学院、食品学院等工科类的学生开设高等数学A公共课,由于信息学院数学系的教师人数相对较少,不能充分满足全校公共课的教学要求,他这学期带的班人数比较多,其中一个班是255人,另一个班是178个人。“虽然上课的学生人数比较多,但是我感觉效果还是不错的。”王老师自信地告诉记者。在王汉锋老师看来,作为一名教师,一定要用心去教学。每次上课之前,王老师都会认真备课,反复琢磨授课内容,总会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再去查看一遍他的教学课件,考虑每一个环节学生可能出现的反应。对于一些学生难以理解的知识点,他都会认真思考如何讲授才能让学生更好地理解掌握。课堂上,对于学生遇到的一些问题,如果他们从一个方面理解不了,王老师会放慢讲课速度,从另一个角度再给学生们重新讲授,直到绝大多数学生都听懂为止。
  在王汉锋老师看来,他的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性格比较朴实,大部分也都很好学。所以上课的时候,他会特别用心观察学生们的反应。对于有些问题,如果学生听了之后都默不作声,那肯定是没听明白,这时候王老师就反复地再去讲解。对于一些基础较弱、对学习不太上心的学生,王老师更是耐心引导,经常给这样的孩子们做思想工作。有一个学期王汉锋老师在给体育专业的学生上课时,尽管课前他已充分考虑到学生存在数学基础薄弱的情况,在讲课的时候放慢速度、简化内容,但大部分学生接受起来还是比较吃力。于是他再放缓速度、讲解再仔细一点,慢慢地同学们对数学就不那么抵触了。一次,一个平时学习积极性不高的的学生拿着自己做的“向量组求秩”的题目问他:“老师,您看我做得对不对?”顿时,他感觉心里暖暖的,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高等数学是一门令很多学生头疼的课程。“如果想要更好地理解高数,我觉得关键还是在于学生自己,需要他们下功夫,多做一些练习题。因为数学不像其他学科,老师讲课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是把书本上的内容背背就行,有些知识你只有通过多做题去练习,才能更好地理解和掌握。做题是最好的方法,不做题的话,有些内容你看似掌握了,实际上还是没有真正掌握。”王老师在批改作业的时候,会发现学生作业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在第二天上课前,他会提前到教室,把作业中出现的问题以及出现问题的原因、问题的补充讲解等内容全都写到黑板上。“这样做的好处一方面是早去的学生可以提前浏览一下,另外也节省了时间,因为高数的学时是很紧张的,如果把这些问题都留到课上讲解的话,就会影响正常的教学进度,所以一般我都会提前去写一下;另一方面是提前去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将这些重难点内容记录到笔记本上,这样我在上课的时候就能快速地讲解,及时将这部分内容解决掉。”王汉锋很自然地说。在十多年的教学工作中,每次上课他都是提前20分钟到达教室,两节课的课间他也坚持留在教室而不去教师休息室,充分利用这段时间给同学们解惑答疑,耐心解答学生们提出的疑难问题。“当给学生讲解了难题、排除了困惑后,看到学生满意的神情时,一种实现自身价值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这是王汉锋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参加工作以来,王汉锋没落过一次课,包括假期放假耽误的课程,他一般都会找时间给学生们补回来。他一年承担的教学工作量高达530多课时,远远超过学校的平均工作量。

  全校唯一的拓扑学老师


  拓扑学是一门高度抽象的学科,用以研究抽象空间的拓扑结构及拓扑不变性,是现代数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同时也是渗透到整个现代数学的思想方法,在数学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拓扑学对于数学专业各个方向的学生非常有用,如泛函、方程以及分析等都需要拓扑学的基础性知识,所以学校专门开设了这门课程。而王汉锋老师,成为我校唯一一名拓扑学专业出身并承担这门课程讲授的教师。
  这个学期王老师给数学专业的学生开设《拓扑学》选修课,因内容抽象不易理解,个别学生接受起来有些困难。针对这一问题,在讲解概念和定理的时候,他尽量放慢讲课速度,也会多举几个拓扑空间的例子来佐证,并且语言尽量通俗易懂。例如在讲“平庸空间与离散空间”的时候,他说:“平庸空间的所有点都没有个性,全部粘在一起成了一锅粥,糊里糊涂过日子;离散空间的点非常任性,所有的点既可以单打独斗,也可以任意地团结协作,自由得很。”通过这样了然生动的形容,学生们就能更好地理解这两个空间了。
  《拓扑学》课上,王老师都是用板书,在黑板上用粉笔把每个题的解题过程仔细地写清楚。因为上课投入,每次上完课身上满是粉笔末。有的老师也会和他开玩笑:“王老师又掉到面缸里去了?”这样的玩笑话既包含着对他的敬意,又有着对他满满的怜惜。
  王汉锋老师的研究方向是基础数学中的拓扑学,硕士毕业来到农大后他从未放弃对拓扑学理论的学习,工作期间自学研读了多本拓扑学专著,并于2011年顺利考取了南京师范大学数学学院的博士生,博士学位论文《拓扑空间的剩余与广义度量化性质》解决了著名拓扑学家A.V. Arhangel'skii与M.Tkachenko提出的两个关于拓扑群同胚的公开问题,还解决了著名拓扑学家V.I.Malykhin与G.Tironi提出的一个公开问题。他在攻读博士期间,主持了一项江苏省研究生创新计划项目。工作以来,他的文章在学科内著名学刊上不断涌现,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10余篇,其中SCI论文4篇,有一篇发表在拓扑学的顶级刊物《Topology and its Applications》上。2014年,他成功申请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一项,并获立项。现在,除了承担正常的教学任务,王老师在课后仍然潜心研究拓扑学,努力争取在这个领域有所创新。

  洒下爱心 收获快乐


  多年前,王汉锋老师因故造成左腿伤病,行动起来很不方便。但这丝毫没有减少他对教学的热爱,反而使他对目前的工作更加珍惜。每次去南校区上课,他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就开始从家里往班车点走。
  平时不上课的时候,他坚持在办公室“坐班”,利用课余时间为同学解答疑难困惑。“坐得住、能钻研”是他的可贵品质。数学系李仁所教授评价他时说:“王汉锋老师是在浮躁喧陈的社会现状下,能够潜心俯身教学的优秀青年教师。他空闲时间都在办公室值班,每次去办公室经常会看到他一个人在静心备课,不被窗外的喧嚣所打扰。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能坐得住的?”
  因为现在教的学生大部分都在南校区,王老师告诉学生们,他们有问题的时候,如果方便就随时到本部他的办公室去问他,如果不方便就给他发邮件,把不明白的地方写在邮件里发给他。如果问题比较简单,通过回信很容易解答,王老师当时就会给他们回信;如果问题很复杂,又是些共性的问题,需要仔细讲解,他便会留到课上再给学生们解答。另外,王汉锋对学生的好不仅体现在自己带的学生身上,对所有的学生他都一视同仁。毕业生、考研的学生有问题,不管是不是他的学生,有问题到办公室去找他,无论多忙他每次都会很详细耐心地为大家答疑解惑。
  数学系的青年教师们每周三次定期开讲座,这一做法已经坚持了三四年的时间。大家在讲座上畅所欲言,讲解数学专业知识,研讨教育学理论,探讨心理学方法。大家讲的内容会比教材的内容要深一些,是平时讲授内容延伸的部分。通过共同讨论,既对科研有用处,也对教学有所提升。王老师平时常说:“你要给学生一杯水,你自己要有一桶水,或者把自己变成自来水。只有老师的储备多了,讲课才能收放自如,否则课堂上就会显得干巴巴的,针对某个问题只能就事论事,学生也会不感兴趣的。”
  大量的教学工作使王老师劳心劳力,但无论在课堂上还是生活中,他总是精神奕奕,不知疲倦,这源于他对教学的热爱,对学生的关心。“教学使我充满生命的正能量。”这,就是王汉锋老师,他以自己的敬业乐业影响着身边的每一位学生,让自己成为无愧于心的一名平凡老师。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山东农大报 © 山东农业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